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
社区

白发同心60载

发布日期:2021-06-16 02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经过与病魔近一年抗争,老伴王俊瑛最终还是撒手人寰,留给亲人朋友深深的悲痛。一位老友劝告我说:不能从痛苦中摆脱出来是许多相濡以沫夫妻都会遇到的问题,这是一个坎,如果走一个再拐走一个是儿女最担心的事。应尽快治疗生死离别的苦痛,尽快进入三种角色,即日子继续过下去的角色,余热再生辉的角色,跟上社会脚步的角色。我眼含泪水写了这些文字。

  王俊瑛从小是少白头,随着年龄的增长,就成为名副其实的白发老太太了,所以人们都叫她王奶奶。我和王俊瑛的结合是校友情浓绽放。1959年时考入河北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(现在的河北师大)不期而遇。因为是一个系又是一个班,接触较多,加上大学期间赶上三年困难,学校饭菜都是大锅煮菜,大锅蒸饭,吃不饱。我和王俊瑛有时吃完晚饭,就溜出校门,到和平里一个小云吞馆花几毛钱买两碗云吞吃。当时吃着比食堂的饭菜好多了,大有解馋的感觉,然后兴冲冲赶回教室不误晚自习。这样一来二去就产生了吸引对方的小感情。1964年大学毕业分配,我留校工作,王俊瑛分配到天津河西区四中。她由于工作有热情,敢说敢管,既担任班主任又教语文课。不怕困难,带孩子不误工作。中午下班乘公交赶回北辰给孩子喂奶,然后再赶回单位不误上班。后来很快被吸收入党,提为教务副主任。调来北辰区,曾在政府办、宣传部、组织部、统战部工作多年,一直担任领导职务。最后在政协副主席职位上退休。退休后她积极参加了老干部局合唱团,担任团长多年。我参加了宣讲团也当了团长。由于王俊瑛性格直爽、善待他人,合唱团搞得不错,影响很大,甚至吸引新加坡老年合唱团远渡重洋到北辰联合演出。晚年余热生辉,姐妹情深,幸福而又和谐。

  1964年初,我用仅有的90元给她买了一块天津产“五一”手表作为聘礼,老岳母煮了一锅面条,邻居一家一碗,就完成了全部结婚程序。我俩从相识相知相恋到进入婚姻殿堂,十分朴素十分简单也十分自然,守望相助一辈子。

  婚后我们夫妻两地分居奔波多年。由于我所在学院整体搬出北京,到张家口市宣化的荒滩上建校。我来到荒滩上的“村落大学”,举目望去,野兔奔跑,野狼逃窜。从此,我就奔走于宣化天津之间。40多元的工资全部交给了铁路,生活无力改善。后来经组织帮助调回天津,方才建立了稳定的家庭。

  要说我俩性格、缺点各有不同,她比较刚,我比较绵。她开朗我木讷。拌嘴的时候常有,但不记仇,冷静一会就都忘了。如果一时难忘,就要有一个人服软,不要宁折不弯。服软较多的是我,因我比她年长3岁。

  过日子离不开钱,就是工资奖金,由我统管,放在抽屉里,谁花谁拿,不记账。她也有自己的“小金库”,从不交给我。这次病重期间,她做梦还说我把她的钱都敛走了,我当时笑而不语。她走后闺女、儿媳清理遗物时我才知道“小金库”只有一万多块钱,是做家庭不时之需用的,都按她生前愿望做了合理分配或交住院费了。平时她从不乱花钱,不买高档东西,不买化妆品。

  她心里常惦念的是她弟弟、我老家的弟弟妹妹、姑爷等收入不高的亲人,还有孙子、外孙子。每年春节,她都各给儿媳、闺女一万元钱买衣服。老家的老弟遇到点经济问题,我说寄五千元帮一下,136万平涉两小区!南山最大棚,她马上说寄七千元吧,当天我俩就去邮局寄走了。孙子开学都要另外给零花钱。帮助亲人她从不吝啬,慷慨解囊。